如果你想让一条大消息感觉没那么显眼,选在星期五发布就对了──晶圆代工大厂GlobalFoundries (GF)就在上周利用了这种小手段宣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更替,仅发布了叙述消息概略的新闻稿、没有安排媒体采访,而且因为周末在即,各家媒体也没有太多时间思考。

但笔者还是多想了想这件事…或者可以说是对此事念念不忘;首先我注意到,当某家公司首席执行官被说是“离职”(step down),如果不是他主动辞职,就是被解雇。而如果GlobalFoundries前任首席执行官Sanjay Jha是主动求去,可能是另谋高就;就有业界评论家猜测,他可能会去接任高通(Qualcomm)首席执行官一职。 格芯CEO-Sanjay-Jha 格芯前CEO Sanjay Jha

这种想法听起来很疯狂,有鉴于博通(Broadcom)才对高通发动了恶意收购(编按:最新进展是美国总统已发布命令禁止此桩交易),感觉是从热锅上跳进火坑;不过因为Jha曾担任高通首席运营官,如果高通收购恩智浦半导体(NXP)一案获得中国政府批准,Jha在GF的经验在管理恩智浦旗下的数座晶圆厂方面很有价值。

另一种情况是Jha因为倦勤而辞职,有鉴于GF在过去不到十年之间就换了4位首席执行官,这也是很合理的。GF的独资大老板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(Mubadala Investment Co.),据说十分严苛;某任GF前首席执行官传言就是觉得被Mubadala聘用的少数几位麦肯锡(McKinsey)分析师绑手绑脚,甚至打造了一个被分析数据所瘫痪的公司环境。

而如果Jha是被“炒鱿鱼”的,就可能是因为他的表现没有达标。曾担任高通与Motorola Mobility高层的他,被寄望能协助GF赢得生产Snapdragon等高需求量芯片生产大单,不过迄今该晶圆代工业者的两家最大客户,仍是只有原本的母公司AMD与IBM,后者的半导体部门在2015年并入GF。这个情况似乎也是合理的。

或者Jha是因为在策略上与Mubadala领导的董事会有冲突才被解雇;如果是这种情况,我可以想到很多个理由。

在今年,GF必须花一笔大钱购入极紫外光微影(EUV)步进机,至少需要2台,或许得买到5台;这些单价超过1.1亿美元的机器,是为了其7纳米工艺所需。而若看得更远一点,现在差不多是规划5/3/2纳米节点新晶圆厂的时候了,竞争对手台积电(TSMC)在去年就发布了在台湾兴建3纳米工艺晶圆厂的计划。

GF得在短时间内进行那些动辄数十亿美元的投资,才能让大客户AMD与IBM开心;不过该公司不太可能获得像是苹果(Apple)、高通、Nvidia或是赛灵思(Xilinx)等其他大客户的青睐,台积电与三星(Samsung)等对手早就让那些大客户切入先进工艺节点,而若要换一家新的晶圆代工伙伴会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事。

我希望我是错的,但看来GF正面临需要更大刀阔斧投资、但回收希望不高的关键时刻;该公司可能还需要认真使出一些政治手腕,才能为Fab 9 (编按:位于美国原属于IBM的晶圆厂,正布署7纳米工艺)找到不错的生意;此外该公司可能也需要说服一家以上的第一线无晶圆厂芯片业者,加入他们打造业界最后几座大型CMOS晶圆厂之一的高风险投资计划。

笔者对新上任的GF首席执行官Tom Caulfield所知不多,但曾经听过他的一场演说;Caulfield曾任IBM位于美国纽约州East Fishkill晶圆厂的领导人,以及曾短时间担任至少两家芯片新创公司的首席运营官。我确信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,但在他的履历中并未看到有关于争取美国政府以外类型融资,或是跟无晶圆厂芯片业者做成生意的经验。

在这些方面,GF需要拥有像是张忠谋或是Andy Grove那般的人才;但我目前想不出来半导体产业界有任何合适的人选,因此在我看来GF的处境艰难。

我可以想象一个Mubadala的投资人认为“已经够了”而停止注资,但担任GF董事会主席的Mubadala代表在新闻稿中被引述的一段话是:“我们将继续投入资源,让公司与众不同、成长茁壮,并藉由合作来强化整个产业,让客户享有更好的服务(英文原文:“to differentiate and grow the business and further consolidate the industry through partnerships”)。”

我觉得这段话听起来像是Mubadala正在评估某种交易,可能还不到买下其他晶圆代工业者如联电(UMC)或Tower的规模、但有可能与FD-SOI或其他特殊工艺节点相关(或是2.5D芯片堆栈、晶圆级扇出封装等目前台积电所擅长的技术);而Jha并不支持这些想法,于是连饭碗也一起丢了。

还有一种更疯狂的、但我最希望是事实的可能情况,是或许Jha与Mubadala是唱同一个调子、而且是“中国调”;只是他们不想让苹果与三星等整合型公司全赢,他们也想成为玩家。或许他们师法了华为/海思(Huawei/HiSilicon)、Oppo、Vivo、百度(Baidu)与腾讯(Tencent)等公司的经验。

或许Mubadala想更大胆地投资一家整合型的OEM/无晶圆厂公司,生产自家智能手机甚至是服务器,或者是提供服务。确实,今日高科技产业界的大赢家,就是那些拥有最大数据中心的业者,接着是拥有整合性系统与芯片的厂商;而尽管晶圆代工业者扮演着基础性的角色,也只能靠那些大客户赏饭吃。

但这种想法最困难的地方在于,人口不到4亿、拥有20个以上国家的阿拉伯世界,缺乏像中国那般广大且统一的市场;所以说,这是个最疯狂的想法。但因为GF的新闻稿中提及:“Jha则计划和公司股东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密切合作,探索新的发展,建立有潜力的未来系统事业;”以上猜想仍具可能性。

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利用发展高科技脱离萧条,韩国、中国台湾地区与新加坡也跟上其步伐,而目前的中国大陆正在发生重大变化。在中东,仅以色列在英特尔等公司的帮助之下发展了蓬勃的科技产业,阿拉伯世界迄今在科技领域并无发展;GF是他们到目前为止最大的成果,未来仍大有可为…但愿他们大多数人不会在周末前休息!

编译:Judith Cheng

本文授权编译自EE Times,版权所有,谢绝转载

EETC wechat barcode


关注最前沿的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网址资讯,请关注“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专辑微信公众号”。